□何 龍
  一個副處級官員(有人說是科級)貪污受賄數額能超過億元,這似乎難以置信。但這一新聞來自新華社,要比一般媒體的信源可信。報道說,河北紀檢監察機關在某市一涉嫌受賄、貪污、挪用公款的官員家中搜出現金上億元,黃金37公斤,房產手續68套。
  經後續報道的查證,這官員是秦皇島市城管局原副調研員(副處級)、北戴河供水總公司原總經理馬超群。
  有人做了這樣的換算:以11月12日230元/克的黃金價格計算,37千克黃金價值約850萬元;秦皇島二手住宅房價約為6800元/平方米,假設68套房全部為秦皇島市普通二手住宅,以每套70平方米計算,則價值約3240萬元。實際上,這些房產有一部分在北京,北京的房價則要高出5倍以上。
  馬超群的貪污能力也的確“超群”,他可不可能成為“最超群”的那個?目前,誰也不敢斷言,因為貪腐數額的刷新是如此之快,他未必能在榜上滯留。
  在河北省查處的一批“小官巨貪”案件中,有市車管所數十人受賄數千萬元,有市交警支隊長受賄超千萬元,有縣國土局原局長受賄和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總額近千萬元,甚至有村幹部利用協助徵地機會受賄百萬元……
  在這樣的記錄面前,同樣出現在昨天新聞中,冒領助學金63萬的河南中專一位副科長,貪污民政專項資金93.13萬元的河南新安縣一民政所長,恐怕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貪官了。
  如今的反貪腐工作好像是數字挖掘機,幾天就會挖出更多的數目、更大的數額,大有你追我趕、刷新不止的態勢,誰都不敢號稱自己最強。
  馬超群只是一個管水的官員,管水都能管出這麼大的貪腐權力,就更不用說管土地、銀行、交通、稅務、財政這些更易來財的官員,更更不用說管要害部門的高級官員了。
  在“老虎”級別的貪官新聞轟動過後,“蒼蠅”級別的貪官最近則以數量的反差吸引著人們的目光。今年以來,河北省在短短的10個月時間里,就立案14808起,查處縣處級以上幹部238人。從這一數字中可知,縣處級以下至少有一萬起以上。不知道這會不會是河北的獨特情況。如果所有處級以下的貪官都浮出水面,如果做個全面的統計,那麼無論是數目還是數額,可能都會讓人瞠目結舌。
  其實貪腐的“大數據”已經慢慢銼鈍了我們的神經末梢,令我們對數字不那麼敏感了。當防止權力被濫用的防護網罅隙百出,進而變成無處不在的裂口時,再低級別的官員都將有辦法把權力最大化,從而把貪腐最大化。人們說“別把村官不當幹部”,其中有一層意思就是,有些村官幹部一旦無憂無慮地“乾”起貪腐來,那麼就沒有什麼“不”可能的。
  官不在高,有權則靈;水不在深,能撈則行。隨著國家和地方GDP的不斷增加,不用說小江小河,連小池小塘,都充滿著公款公物的油水,只要敢撈善撈,數目與數額都不是問題。
  連小官都能成為巨貪,那麼大官要是敢撈善撈,一定能夠輕而易舉地達到極貪的等級。現在反腐的“大數據”已經顯露眾多的防腐大缺口,我們若不能從根本上堵住機制的缺口,那麼從缺口到決口,其時空距離都不會太遠。
  何 龍  (原標題:官不在高,有權則靈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設計裝潢

hq26hqpul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